0755-22219851

中国少儿教育空间设计领导品牌-幼儿园设计|幼儿园室内设计|儿童教育空间设计|早教中心空间设计

集合设计创始人Harvey:让孩子作孩子,为成长筑梦

贺维(Harvey),GaceDesign集合设计创始人、创意总监,专注于儿童设计创新服务,多年来致力于研究空间视觉和儿童成长的关系,“让孩子作孩子、为成长筑梦”是其主要设计理念和目标。他多次赴日本、意大利、美国等地进行学术交流与项目合作,作品在国内外设计大赛中获多个奖项。


五年来,Gace Design集合设计在Harvey的带领和全体员工的共同努力下,完成了三百多个各具特色的少儿空间项目创作,作品遍布全国,也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欢。


在这里,Harvey跟我们分享了他在设计工作中的一些思考和观点。


▲In&Joy因乐国际儿童成长中心/集合设计


1.你认为理想的儿童空间具有什么特点?


Harvey:好的空间会说话,既可以把人带入情景,又不会让人觉得被束缚,孩子在空间中感觉应该是自由、开阔、无拘无束的。


2.在考虑学校设计时,集合设计致力于创造怎样的空间?


Harvey:在孩子早期年龄阶段,我觉得对孩子来说,开心是最重要的;学校教给孩子的不应仅是课堂知识,更应在于与人接触,在于生活本身。所以在设计中,我们更多描述的是孩子与空间的关系。我们希望孩子通过与空间、与人的交流,能开心快乐,自由自在;希望空间能够帮助孩子找到自我,收获丰富的成长体验。


▲亲亲宝贝之家日托中心/集合设计


3.你在设计少儿空间的时候,是如何进行构思的?


Harvey:我会首先把所有业主的需求和个人对空间的初步感受放在心中,把整个项目场地想象成一个完全的空地,清空自己其他所有的杂念。


每个人的出发点和需求都不一样,我会切换多个角度去思考:如果我是设计师,我会怎样评价这个空间?专不专业?如果我是投资人,我会有哪些需求?成本怎么样?感受如何?是否耐得住时间的考验?如果我是小孩,我会看我喜不喜欢这个空间?这里好不好玩?如果我是家长,我会观察这里安不安全?宝宝能在这里体验到什么?设计师其实是一个综合知识要求很高的职业。


▲FANQU番趣国际儿童成长中心/集合设计


4.“让孩子作孩子,为成长筑梦”是你的设计理念,如何在设计中践行这个理念?


Harvey:在设计儿童空间时,我时常会回忆起小时候在田野里奔跑,在树上掏鸟蛋,在河里摸鱼的场景,这些快乐的时光构成了我美好的童年。美好的童年回忆也给了我无数设计的灵感。当你从孩子的角度去观察和思考时,你能得出很多不一样的结论。


孩子是空间的主角,我们应该重视每一个孩子的真实需求。我一直在想,孩子期待怎样的空间?我们设计的空间,是孩子真正喜欢,还是只是大人的主观论断?我们的空间是不是真的能对小孩产生帮助?


孩子不是孩子,而是小大人。平时与孩子交流时,我会把他们放到与我平等的位置来看。为孩子设计空间时,我习惯站在孩子的角度去思考。所以你会发现我们给孩子设计的空间,更注重结构的搭建,而内部更多留给老师和孩子去自由使用;同时会有多元化角落,为了尊重不同性格的孩子。


5.对空间颜色的使用,你有什么看法?


Harvey:空间颜色需要根据它们的用途、孩子的年龄阶段、当地文化等因素进行不同的调整。比如美术教室,孩子每天来学习的时间不多,学校要快速刺激孩子的兴奋度让他进入学习状态,所以空间需要采用饱和度较满的色彩营造氛围;又比如儿童游乐园,为了引起家长和孩子注意,游乐园需要通过浓重的色彩,快速刺激孩子的视觉和兴奋度,吸引孩子游玩;对于早教早托机构空间,我认为它们应该更像家而又高于家,简洁的设计和装饰,轻松的氛围就像流水,慢慢浸入孩子的精神。


▲安啦儿童优势乐园/集合设计


6.对幼儿成长来说,户外空间是不可或缺的。但当项目场地不具备户外条件时,你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?


Harvey:首先,我们非常注重对自然元素比如光照、植物的利用,营造户外感、自然感。其次,突破传统隔班设置的限制,利用“空间建筑”设计思维从立体角度搭建空间,以单个个体组成整体,这个过程就像积木搭建。创造多层次空间,从视觉概念上打造“建筑”与“户外”空间,满足教学功能需求的同时,给孩子留出充足的跑动路线。这些设计理念只是一方面,当然针对不同的项目和空间,我们会有不一样的设计方向。


户外环境是自由、开阔、包容的,在这样的环境里,孩子会愿意放开自己,会不由自主地跑动起来。这样不仅能激发孩子的好心情,还能增加孩子的跑动量,对孩子的情绪和身心都是有很大益处的。所以我们不仅是想为孩子创造户外、自然环境,更重要的是,通过为孩子打造更宽阔、更丰富、更自由的成长空间,帮助孩子更好地发展。


▲In&Joy因乐国际儿童成长中心/集合设计


7.日本的学前教育一直备受瞩目,你对日本学前教育空间的感受是什么?


Harvey:2016年下旬,我们去日本参观学习了将近一个月,这段经历对我影响很大。在日本藤幼儿园,校长和我们描述的不是学校如何高端,设施如何高级,而更多描述的是孩子在学校进行的事情,以及孩子与空间产生的联系。比如,他们在一条平坦的跑道堆了土,有高有低有曲折,对孩子来说不是那么安全;比如把水龙头前的洗手盆拿开,让水溅到孩子身上,与孩子产生联系……学校意图将真实的生活还原,让孩子在体验平常生活中成长。孩子在这个过程中也会很开心。我突然一下子明白了设计的本质。


▲日本《藤幼儿园》/2016年 贺维摄


8.具体来说,日本之行对你产生了哪些影响?


Harvey:从日本回来后,我们就开始质疑一些事情:为什么国内早教早托、培训机构空间普遍是五颜六色的?为什么这些空间的教室都是一条过道,分成很多个班?为什么空间里的功能分区是这样的?谁定的?我们查了政府的文件,发现并没有太多相关的明文规定。后来我们明白了,不是因为是谁定的,而是大家都不想去创新——美术都像杨梅红,早教都像金宝贝,因为这样简单、不会犯错。既然没有特别的规定,那我们就可以打破了。在我们后边的项目,基本都打破了传统的设计。我知道大家都在寻求突破,只是很少人尝试这个事情。


▲2016年摄于日本


9.反应在你们的设计上,作品发生了哪些变化?可以举个例子吗?


Harvey:我们的设计思路发生了很大变化,其中很多项目都用了自然的元素。表现得较纯粹的项目是Didoo。当时客户希望有运动跑道,但场地没有户外空间。我想到我的童年,每天在户外玩,我觉得很自由。对一个孩子来说,开阔、风、阳光、草地、绿树……这些是最重要、最需要的东西。孩子的空间就应该是这样的,有高有低,孩子可以开心地跑动;阳光进来,会带给空间不一样的变化。这个项目推出之后,客户反响很好,孩子也很喜欢。


▲Didoo国际全日制早托中心/集合设计


10.如何协调投资人、孩子、家长等对空间的不同需求?


Harvey:从理性角度来看,我们会把客户需求放第一位,因为这是这件事发生和存在的根本。我们会把客户的成本和功能需求记在心中,帮他把成本控制好,适时给予建议。第二,是课程和孩子的关系。第三是艺术表达。我跟同事说,一定记住,我们是商业空间设计师,首先要帮客户赚到钱。客户给我们画了一个圈,我们就是在圈内跳舞的人,要把这支舞跳好。


11.你的什么思考方式、性格、爱好为工作带来了怎样的影响?


Harvey:阅读是我的爱好之一,文学、历史、哲学、经济……各领域的书都在我的选择范围内。正是不同的领域信息让我的思维不断跳跃、互相冲击。反应在设计上,我能跳出固有设计思维,切换不同的角度客观评价自己的作品。阅读对我的帮助很大,它会告诉你还有另外一种可能,还有另外一种方法。可能也是大量阅读和看图的影响,我能站在多个角度思考和判断客户期待的空间是怎样的,事实证明,最终项目设计出来后,大部分的客户都很喜欢。


另外,我喜欢旅行,到各地参观优秀的建筑和室内设计,即使是出差间隙,我也会抽出时间去考察当地知名设计作品。这很好地开拓了我的视野,也让我在设计上获得很多启发。



▲爱看书,也爱光顾特色各异的书店 / 贺维摄


▲爱旅行,也爱到各地参观知名建筑空间设计 / 贺维摄


12.对你影响比较深刻的建筑师、设计师是谁?设计作品有哪些?为什么?


Harvey:喜欢日本的安藤忠雄,他对光、结构的运用对我影响很大;国内比较喜欢的是直向设计的董功。他们都是把设计放到更纯粹的位置,比如董功的《海边图书馆》,像台阶一样面对着海,看潮涨潮汐,阳光从缝隙里照进来,和大自然连接。你会发现,设计师的一点小心意就能让空间变活,空间会随着光照、天气、四季的变化而变化,把你带入某种情绪,但它们其实没有很复杂的东西。


▲海边图书馆(左),孤独教堂(右)/ 贺维摄

13.如何看待你目前的职业?


Harvey:设计师是把作品孕育出来的人,但最后真正和作品产生关系的,更多还是经营者、孩子和老师,其实你是在帮助他们实现某些想法,不完全只是设计师的个人艺术表达。


我见过很多优秀、用心的教育者,我觉得人在成长的路上,有一位好老师太重要了。我也遇到很多对我影响很大的指路人、朋友、同事,非常感谢他们对我的肯定、关心和帮助。我非常希望能在这个行业遇见更多真正用心做教育的人,交到更多朋友。



▲是合作伙伴,也是朋友





© 2010-2014 SET ALL RIGHTS RESERVED. 粤ICP备0921576 号

集合设计是一家专注于学校、早期儿童教育、校外培训等教育文化空间设计的专业设计公司。

幼儿园设计 幼儿园装修 儿童教育空间设计 早教机构设计 集合设计 高端幼儿园设计 幼儿园装修设计

top